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阿庐古洞
2016-10-19 23:26:07 来源:网络 作者:admin 【 】 浏览:425次 评论:0

扫描二维码关注红河人微信公众号

  阿庐古洞在云南泸西,我在从军时曾住过泸西,好像住了两天。印象中泸西有一所很大的中学,中学里有一幢二层木楼,楼上是图书馆。印象中,又是印象中,那图书馆在七十年初是封闭着的,有许多封存得不太严密的图书,而且我和现今的名导演、当时的调皮士兵陈凯歌一道悄悄钻入空旷的图书馆,想寻觅几本好看的禁书。记得是一个暮色苍茫几近昏暗的傍晚,我们轻轻走进木楼,楼古旧得让人想起《聊斋》中的环境。有些令人头皮发紧,我们的脚把楼板踩得“吱吱”作响,举目四望,昏暗中看不出封存的那批图书藏在什么地方。反倒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心涌起。多亏青年军人的阳气盛,否则我相信自己会很丢脸地逃跑出来。在泸西小驻两日,当地政府极重视拥军工作,动员不少女子为我们洗军衣,这是一群极真诚热情的女孩子,四处搜寻我们换下的军衣军鞋直至并不需要清洗的军被,她们蹲在一条小河旁洗刷着争夺来的“战利品”,小河的水很急,一不小心就冲走了点什么。我记得自己的一只胶鞋就是这样失踪的——————这是拥军姑娘们不经意犯下的过失,只能一笑了之。但泸西人的确热情好客。部队撤离时他们夹道欢送,敲锣打鼓,锣鼓点儿敲打在青年军人的心头,酸酸的,很有几分惆怅。泸西是个好地方。

  阿庐古洞在当时没人提起过,否则我想自己一定不会去与凯歌钻什么图书馆,宁可去洞中探险的。云南的山洞很多。大多数的山洞都很谦虚地隐身在大山的怀抱中,山洞几乎构成了云南又一种地域特色,因为云南是喀斯特地貌,这种地貌盛产溶洞。我记得军营附近有一座山洞,1971年9月的一天,具体地说是林彪在蒙古温都尔汗摔死之后的第二天,我们一个团的兵力撤出军营住进山洞,这山洞比我们的大礼堂还高阔,洞内曲里拐弯,一个团住进去,不显山不显水,没人能看出里面藏着千军万马。既便你在洞内埋锅煮饭都成,洞太大,连炊烟都能消化。这洞叫芝云洞。知道阿庐古洞已是九十年代,从“滇军”老前辈、人称“冯霞客”的冯牧先生口中,知道了泸西有名洞,洞中美不胜收,他专程游洞,收获很大。听一听“阿庐古洞”四个字,就足以令人神往。让人想起远古,想起草庐,想起久远的先民与这“古洞”的相依为命的关系,我甚至联想到北京周口店那有名的“山顶洞人”。这“阿庐古洞”,比起七星岩、芦笛岩、善卷洞、燕子洞、云水洞直至齐天大圣的水廉洞,在我看来更有想象和联想的空间,少数民族特殊风情也尽在其中。1996年7月的某一天,我国一批作家前住阿庐古洞,作家中有一位特殊身份的人物。他是泸西姑爷,与阿庐古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或者说他与泸西一往情深,泸西是他又一个故乡。此人名叫李迪,一位资深小说家、昔日我从军云南时的军旅伙伴。李迪参军最大的战利品是他的夫人小魏,都说云南姑娘带不走,这是我当时的军营中尽人皆知的一句话,而李迪偏偏就把云南姑娘带回了北方,泸西姑娘小魏,远嫁北京,一走就是二十载。故而阿庐古洞之旅,对于李迪而言是省亲,对于我们则是一种有向导,有内应的游览,内心踏实得很。阿庐古洞旁是阿庐大酒店,也就是我们留宿的一家很高级的住所,当地政府投巨资修建,够得上三星级以上。住定,一行人乘上马车向洞口出发,马蹄的的,回顾一下四周,尽是不甚高耸的绿色山峦,李迪顺手一指,说这山峦下面全是溶洞,空的。空山不见人。

  来到阿庐古洞的洞口,依次进洞,洞果然高大,分为三组洞天府地景观,内中景物,初看与一般溶洞无异,借助灯光调节,或神仙,或动物,或植物,随导游小姐进行形象点拨,先入为主,无甚奇妙处。后来由旱洞进入水洞,从旋梯上俯瞰水洞泊船处,才忍不住惊叫一声:“好深的大洞!”洞内隐藏一条宽阔的暗河,从旱洞到水洞,直直落差近百米。但却水旱相关联,洞尽头处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你仿佛不是在游洞,而像在重庆朝天门码头登船游江,暗河水清冽,在彩灯照耀下效果迷离恍惚,不知流向何处?因为平生首次游水洞,从船头向前望去,洞似乎越行越低,给人一种孤帆远影碧空尽的意象,到得峰回路转,便是又一处洞天。半个多小时的暗河行舟,桨声口衣呀,水声汩汩,适才的暑热一扫而光,留下的是一种惊骇之余的满足。登舟上岸时,望一眼高高的洞口,有一缕阳光泻入,像教堂内的穹顶,给人温暖的启示。洞口设小卖部。内中出售各类纪念品,我无意中见到十分典型的云南化石“鹰嘴螺”,大大小小数十枚,不经意地堆放在一角,打听一下价格,十元一枚。马上挑选了几枚,兴冲冲买下了这几亿年前阿庐古洞的化石主人,感到有鹰嘴螺的陪伴,也算不虚此行了。傍晚,乘马车到泸西城内赴李迪的家宴,他的年迈的岳母,望眼欲穿地等待北京姑爷领一批远方客人来吃饭,泸西的饭菜,在我已是有二十多年未曾品尝,而泸西城的面貌,尤其是那所拥有图书馆的中学,不知有什么变化?我兴奋地寻思着。结果很让人扫兴,我指的是自己觅旧的企图,一点也没有兑现。泸西已变得让我不可辨识了,昔日驻过的地方,竟至于一点影子也寻找不到。唯有一条石板铺就的旧街,依稀感到曾踏过自己的足迹,那些热情的拥军姑娘们,就从这里欢送了我的队伍。路旁小铺里出售的糕点,似乎也曾填满过我的胃囊。别的印象,确确实实是淡远模糊成一团云影,可望而不可及了。岳母家的饭菜,摆满了院子,我们吃到了平生最美味可口的一顿滇味,像眼肉、凉米线、蒸排骨,检查一下舌头,还在,道一声惭愧,遂放肆地大嚼起来。泸西的夜色,顿时飘起一股浓郁的芳香……阿庐古洞,最美味的一道滇菜。

14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让我在饭桌上撒点野 下一篇个旧————顺着铁轨去烧烤

广※※告

广告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**广**告**

 
本网站提供红河本地资讯,行政区划,旅游景点,风景名胜,名优特产,地方风味小吃,本地方言解释等信息。
声明:1.本站部分文章转自网络,版权和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本站转载的目的在于转达更多信息和扩展信息流通渠道,并不代表本网拥护其概念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2.本站文章欢迎转载分享,但请注明“转自红河人